古稀老农的血泪控诉和祈求!

我叫卢中田,现年70岁,湖北省房县城关镇晓阳村农民。

我投资100多万元给个体老板高凯建房,高凯仗着黑白两道通吃的权势,采取威胁恐吓殴打等手段,随意撕毁协议,逼我打借据,不给我支付工程款,造成我血本无归。我倾家荡产,债台高筑上访打官司,至今无果。

2011年6月,高凯与我签订施工合同,高凯将位于房县城关镇西关一栋8层楼房交给我施工(包工包料)。我在施工过程中,高凯单方面强行随意变更合同内容,而且不按合同约定单价和时间给我结算工程款。不仅如此,高凯还强行要我使用黑社会人员陆飞提供的施工原材料。而且陆飞提供的原材还不允许我讲价,陆飞喊多少钱,我就要支付多少钱。我不同意,他们当即将我打的头破血流。我找高凯交涉,要求他按合同约定给我结算支付施工款,高凯不仅不给我结算支付,而且还雇请孙坤、陆飞等黑社会人员逼我给他打15万多元的欠条,我不从,高凯便指使孙坤、陆飞等黑社会人员用大卡车堵住工地不让我施工。随后还以他们用车堵我工地耽误了他们做生意,要我给他们赔偿堵车耽误的损失。我不从,他们便用砖头、铁棒等凶器将我殴打致伤。卢辉在殴打我时导致他的手机摔坏,我受伤的血浅到了他衣服上,陆飞以此为由又要我给他赔偿8400元的手机和衣服损失,我没有钱,他们便逼我打欠条(房县公安局记录在案)。

在施工中,高凯将双方签订的施工合同抛置脑后,一切由他随便说了算,如果我不同意,就对我威胁恐吓殴打。为给他建房,我投入100多万元购买原材料,支付工人工资,结果高凯不仅不给我支付一分一厘的施工款,而且还用他逼我写的条据说我欠他多少多少款项,这样一来,我不但结算不到工程款,还要倒付他近20万元款项。

为此,我不得不向法院起诉,可由于高凯的势力大,办案法官在审理该案时,只听取高凯的陈述,甚至高凯出示的假证、伪证,法院都采信,对我提供的任何证据都不予采信,从而使我在一、二审均败诉。后我又向县、市、省、中央各关部门上访申诉,可至今没有任何结果。

我给高凯施工的投入有60%都是我找银行和私人贷的款,还有部分原材料是佘欠的,仅利息每月差不多就得上万元,由于高凯没有给我支付工程款,我无法偿还债务,而且还要倒贴利息。

我家的土地全部被有关部门征用,因没有收入来源,本想靠这施工款挣点养老,然而却血本无归。

我常想,党和国家在20年前就提出依法治国,现在党中央又多次强调,要切实维护法律的权威和社会的公平正义及人民群众的基本利益,可为什么在我这个古稀老人身上却行不通呢?难道法律只是对某一部分人?

我因气愤,债台高筑,身心受伤,压力太大,曾一度产生轻生念头,后很多好心劝我,不要想不开,好心人说,现在是依法治国的法制社会,要相信党,相信国家,让我向级有关部门申诉控告,上级有关部门是会为我这个老人说公道话的。

可我已申诉上访8年多,支出上访打官司费用10多万元,如今黑发变白发,官司却没有任何结果。如今我已70高龄,在我有生之年还有申冤成功的希望吗?恳切希望社会各届有正义良心人士帮帮我这个无助的古稀老农!
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  • 21986 浏览
  • 提出于 2021-01-26 14:04

相似问题